•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:mm620.com j2070.com kc770.com xx337.com mm655.com 44ssee.com mm859.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
  • 項羽與琴清
    时间:2017-10-11

    項小龍自隱居過後,過著神仙般的生活,左擁右抱,盡享齊人之福。

    如此過了數年,他的兒子項羽也16歲了,已經長大成人了。

    塞外,風光如畫,遠處只見遼闊的草原上,一少年正騎著駿馬飛馳而至。

    近來一看,見他五官工整,肌肉發達,雙眼靈活而有力,雖稱不上是俊男,但獨有的剛毅神情,無形中滲透著一股令人無法抗拒的力量。

    此人正是項羽。

    “寶兒‘項羽的小名’,回家吃飯了。”

    遠處傳來一陣悅耳的聲音,項羽回頭一看,在遠處叫他的正是他的娘琴清。

    項羽忙答道“知道了,我馬上就回來”。

    (注:項小龍並無子女,項羽是他的養子,實來滕翼之子,親母乃是善蘭。)項羽掉轉馬頭,奔項家堡而去。

    “我回來了,娘親。”

    項羽道。

    “知道了,馬上就開飯了,寶兒你先去洗個澡,再出來吃飯吧。”

    琴清說道。

    “好的,我這就去”項羽道。

    項羽回到房間洗刷開淨了出來。

    “娘,這是怎麼回事,父親和大娘她們呢?”項羽問道。

    “你爸和你大娘她們出去了,要明天才回來。”

    琴清道。

    “知道了,我們吃飯吧”項羽說道。

    吃完飯後,項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。

    項羽回房過後,不知干什麼,於是信步出來,不知不覺中來到了她娘親的房外,他正准備敲門時,聽見:“嘩……嘩……”的水聲。

    年少的項羽正是充滿幻想和渴望的時侯,加上項少龍又不在,於是,他輕輕的拉開琴清的門,留出一絲縫隙,好觀看,他閉住呼吸睜著一只眼朝那門縫中望去。

    果然,琴清正坐在浴桶中用汗巾上下抹著。

    琴清本有沐浴的習慣,因沒有田氏姐妹的關系,洗得更是仔細,只見琴清用左手在身上擦洗著,臉被水的熱氣蒸得紅紅的,如凝脂一般的皮膚由於用力摩擦的緣故也透著一絲粉紅色,琴清渾然不覺項羽在外觀看,擰干了汗巾,站起來擦身子。

    雖說已30幾歲了,可一點也不見老,雙峰飽滿圓潤、堅挺,柳腰纖腰、玉臀豐滿、玉腿修長,構成誘人的曲線,小腹平滑而沒有一絲皺紋,下腹處芳草青青,筆直的雙腿線條優美。

    那一雙玉足也是嬌巧玲瓏,渾身上下處竟無一點瑕疵,端的是如無雙美玉一般,何曾像一個30幾的女人。

    這下可苦了外面的項羽,看著琴清慢慢地擦干身子,開始穿衣服,那雙乳嬌艷欲滴,讓人看了就消魂的“玉門關”更是若隱若現。

    令項羽興奮不已。

    項羽見琴清已在穿衣,忙回到自已的臥室,他回後,就忙躺在床上,想靜靜的睡一下,平浮一下心中的激情,可是欲火去揮之不去,讓他始終無法入睡。

    他想著琴清玉一般的身段,高挑的雙峰,修長的美腿,是如此的迷人。

    “怎能如此呢,他是我娘親呀。”

    可是腦中卻滿是琴清玉體的影子,“如果能得其風流,那是多麼美好的事啊”項羽暗道。

    夜半三更,項羽還沒睡著覺,於時輕輕的下床,來到後花園清醒一下頭腦,可是滿腦子都是琴清的影子,揮之不去。

    芳原綠野姿行事,春入遙山碧四圍,與逐亂紅穿柳巷,困臨流水坐苔磯; 莫甜盞酒十分勸,唯恐風花一片飛, 且是清時好天氣,不妨游衍莫忘歸。

    項羽輕聲吟道。

    吟完後,項羽忽覺後面有人,回頭一看,琴清雙目發光,站在那裡,一動不動,不時的低吟著。

    琴清向有才女之稱與紀嫣然同為當世兩大才女。

    項羽詩一出口,琴清頓覺驚訝。

    這時項羽,踱步上前,叫道:“娘親,你怎麼也沒有休息”。

    琴清回過神道:“寶兒,娘睡不著,出來走走,想不到聽見你有感而發的詩”。

    “別涼了,我扶你進屋休息吧。”

    項羽上前扶著琴清,琴清忽地渾身一顫,說道:“寶兒,不用了,我自己可以。”

    “沒關系了,我扶你進去吧。”

    項羽微微用力,扶住琴清往臥室而去,一股男人特有的氣息刺激著琴清,琴清雙目微閉,半靠在項羽的懷中,任由他扶著。

    進入臥室,項羽還扶著琴清,怕一不小心,破壞這絢麗的情景。

    琴清半挺的乳房靠在項羽身上,一絲絲清香飄往項羽的鼻孔裡,項羽不自覺的沉靜在這如癡如醉中,半靠在項羽身上的琴清,臉上一片嬌羞。

    項羽目不轉睛的望著琴清。

    腦中出現天人交戰的畫面。

    好,就這樣,下定決心的項羽把臉湊向琴清,道: “你真美,娘”琴清猛地一驚,回過神來,離開項羽的懷裡,嬌羞的臉上,出現淡淡紅暈,輕聲對項羽道:“別貧嘴了,你也早點去休息吧。”

    項羽不出聲響地走近琴清,一把摟住她,開始在琴清身上不停的撫摸起來,琴清不停掙扎,雙峰在項羽身上不斷磨擦,這反而增加了項羽的欲火。

    “娘,你實在是太美了,你就從了我吧!” “不行啊,救命啊”。

    “娘,沒有用的,不會有人聽見的,你就給我吧”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。

    琴清拼命掙扎,可是有用嗎?項羽左手緊緊摟住琴清,嘴巴開始在琴清的玉唇上親吻,右手輕輕在琴清的左乳房上扶摸著。

    女人天生體力的限制,使琴清掙扎漸漸變軟,項羽這是時心中暗喜,加快了攻勢。

    琴清頓覺一種曠日已久的滋味湧上心田,是那麼的動人心際。

    照理說一向清純,高貴的清琴不該就這樣被挑動起春心,但久已寂寞的她如何再能承受項羽高操的挑逗呢?原來項少龍隱居以後,為應付眾姐妹,體力日漸下漸,加上時空機器的後遺症,使他在三年前,再也無法滿足眾姐妹,於是就幾乎沒有和她們再合歡。

    30幾的琴清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齡,且已嘗過那欲仙欲死的滋味,叫她如何能完定平靜心中欲火呢?琴清忽覺胸口一涼,項羽一支大手已按在她那嬌羞可愛的小櫻桃上面,不停的揉捏著。

    從敏感地帶玉乳尖上傳來的異樣感覺弄得琴清渾身如被蟲噬。

    芳心不覺又感到羞澀和令人羞愧萬分的莫名的刺激。

    琴清雙手無力的捶打著項羽,嘴上卻嬌艷的泣道:“唔……唔……放開我,寶兒,不行啊,不能這樣啊”。

    項羽沒有說話,低頭含住了那嬌艷欲滴的櫻桃。

   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琴清輕聲哼出。

    項羽手往下滑,滑進了琴清的桃源重地,用力的玩弄著琴清那已濕潤的小穴。

    “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啊……放開我……寶兒……唔……”從花心深處傳來的美妙感覺直擊琴清,弄得琴清全身發軟,玉臉嬌紅,雙目射出一道含情默默、嬌羞任處的光芒,身體自然的任項羽摟著,雙手緩緩放下,靠在了項羽的腰上。

    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”琴清一聲誘人的嬌哼。

    原來,項羽的手指在經過幾番尋幽探勝後,按在了她那敏感嬌嫩的陰核上。

    一陣揉捏,弄得琴清完全拋開了尊嚴,拋開了人論理教,盡情的發出扣人心弦的浪吟聲。

    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嗯……”項羽面對如此動人的美女,又是她娘,一種莫名的刺激讓他飛快的褪去了琴清所有的衣裳。

    如玉般潔白無瑕的玉體又一次呈現在項羽面前。

    項羽馬不停蹄的快速脫光自己的衣物,一把抱起正萬分嬌羞的琴清,放到了床上。

    項羽伏在琴清身上,吻住了琴清那火熱的玉唇,不斷的吸吮著,琴清也環抱雙手,摟住項羽,回應著項羽的熱吻。

    嬌小的銀鼻輕哼不斷。

   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項羽再也忍不住了,雙手輕分琴清那玉腿,舉起那蟒蛇般的巨槍,緩緩的插入了琴清的小穴。

    “嗯……嗯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一道力量直刺入琴清心房,久違的歡樂使她發出愉悅的浪叫聲。

    她的粉臀向上不斷的迎合著我的插送。

    “蔔滋!蔔滋!”插穴聲綿綿不絕。

    “嗯……唔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寶……寶兒……我……我好痛……好痛快喔……啊……。”

    琴清不停的扭動著屁股,嬌喘噓噓的淫泣著。

    “娘,舒服吧,還有更美的呢!”項羽,抓住琴清的雙腿,放在肩上,然後瘋狂得如狂風暴雨一般的,猛插琴清的小穴。

    琴清頭不停的搖著,張著小口,發出最美妙動聽的聲音。

    “好……好寶兒……舒……舒服極了……唔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實在是……是……太美……太美了……啊!”琴清呼吸急促,嬌喘呼呼,淫浪得媚趣模生。

    項羽心中大樂,施展渾身絕技,要讓琴清心服口服的臣伏於性愛交歡之中。

    項羽提氣猛吸,提氣插花,有時一沾即起,有時又直抵花心,有時是輕抽緩插,有時狂風驟雨,瘋狂至極!一會兒山搖地轉,喘呼聲,嬌淫聲,床鋪顫動聲響成一片。

    項羽一面猛插,一面說道:“娘,美吧,兒插得你舒服吧!”“唔……唔……寶兒……我……我的好……好寶兒……你太利害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。

    這時的琴清已春潮泛濫,媚眼如絲,嬌艷得如桃花盛開,一面猛擺柳腰,斷斷續續的嬌哼著。

    “啊……寶兒……使……使勁地插……插吧……把……把我……插……插死吧……唷……唷……唷……美……美妙啊……好寶兒……再用力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啊唷……好深……好美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插死了……插死了……哎……寶……寶兒……你真棒……啊……噢……噢……真好啊……啊……。”

    項羽不停的干,插得琴清腰桿猛曲,穴兒將雞巴咬得死緊。

    “啊……啊……好美……呀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。

    “好……好兒子……舒……舒服極了……唔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實在是……是……太美……太美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哎……哎……哎……”琴清狂亂地嬌啼狂喘,一張鮮紅柔美的櫻桃小嘴急促地呼吸著。

    “啊……嗯……唔……不行了啊……唔……。”

    琴清發出喜極的泣聲。

    琴清的玉穴突然一陣收縮,吸吮著項羽的肉棒。

    一股陰精直澆在肉棒上,項羽忽覺一顫,感覺有點不對勁,忙肉棒緊抵花心,盡力旋轉磨擦,一陣酥麻的感覺直湧而來,再也忍不住了,不由打了個冷顫,緊接著射出了精水.

    項小龍自隱居過後,過著神仙般的生活,左擁右抱,盡享齊人之福。

    如此過了數年,他的兒子項羽也16歲了,已經長大成人了。

    塞外,風光如畫,遠處只見遼闊的草原上,一少年正騎著駿馬飛馳而至。

    近來一看,見他五官工整,肌肉發達,雙眼靈活而有力,雖稱不上是俊男,但獨有的剛毅神情,無形中滲透著一股令人無法抗拒的力量。

    此人正是項羽。

    “寶兒‘項羽的小名’,回家吃飯了。”

    遠處傳來一陣悅耳的聲音,項羽回頭一看,在遠處叫他的正是他的娘琴清。

    項羽忙答道“知道了,我馬上就回來”。

    (注:項小龍並無子女,項羽是他的養子,實來滕翼之子,親母乃是善蘭。)項羽掉轉馬頭,奔項家堡而去。

    “我回來了,娘親。”

    項羽道。

    “知道了,馬上就開飯了,寶兒你先去洗個澡,再出來吃飯吧。”

    琴清說道。

    “好的,我這就去”項羽道。

    項羽回到房間洗刷開淨了出來。

    “娘,這是怎麼回事,父親和大娘她們呢?”項羽問道。

    “你爸和你大娘她們出去了,要明天才回來。”

    琴清道。

    “知道了,我們吃飯吧”項羽說道。

    吃完飯後,項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。

    項羽回房過後,不知干什麼,於是信步出來,不知不覺中來到了她娘親的房外,他正准備敲門時,聽見:“嘩……嘩……”的水聲。

    年少的項羽正是充滿幻想和渴望的時侯,加上項少龍又不在,於是,他輕輕的拉開琴清的門,留出一絲縫隙,好觀看,他閉住呼吸睜著一只眼朝那門縫中望去。

    果然,琴清正坐在浴桶中用汗巾上下抹著。

    琴清本有沐浴的習慣,因沒有田氏姐妹的關系,洗得更是仔細,只見琴清用左手在身上擦洗著,臉被水的熱氣蒸得紅紅的,如凝脂一般的皮膚由於用力摩擦的緣故也透著一絲粉紅色,琴清渾然不覺項羽在外觀看,擰干了汗巾,站起來擦身子。

    雖說已30幾歲了,可一點也不見老,雙峰飽滿圓潤、堅挺,柳腰纖腰、玉臀豐滿、玉腿修長,構成誘人的曲線,小腹平滑而沒有一絲皺紋,下腹處芳草青青,筆直的雙腿線條優美。

    那一雙玉足也是嬌巧玲瓏,渾身上下處竟無一點瑕疵,端的是如無雙美玉一般,何曾像一個30幾的女人。

    這下可苦了外面的項羽,看著琴清慢慢地擦干身子,開始穿衣服,那雙乳嬌艷欲滴,讓人看了就消魂的“玉門關”更是若隱若現。

    令項羽興奮不已。

    項羽見琴清已在穿衣,忙回到自已的臥室,他回後,就忙躺在床上,想靜靜的睡一下,平浮一下心中的激情,可是欲火去揮之不去,讓他始終無法入睡。

    他想著琴清玉一般的身段,高挑的雙峰,修長的美腿,是如此的迷人。

    “怎能如此呢,他是我娘親呀。”

    可是腦中卻滿是琴清玉體的影子,“如果能得其風流,那是多麼美好的事啊”項羽暗道。

    夜半三更,項羽還沒睡著覺,於時輕輕的下床,來到後花園清醒一下頭腦,可是滿腦子都是琴清的影子,揮之不去。

    芳原綠野姿行事,春入遙山碧四圍,與逐亂紅穿柳巷,困臨流水坐苔磯; 莫甜盞酒十分勸,唯恐風花一片飛, 且是清時好天氣,不妨游衍莫忘歸。

    項羽輕聲吟道。

    吟完後,項羽忽覺後面有人,回頭一看,琴清雙目發光,站在那裡,一動不動,不時的低吟著。

    琴清向有才女之稱與紀嫣然同為當世兩大才女。

    項羽詩一出口,琴清頓覺驚訝。

    這時項羽,踱步上前,叫道:“娘親,你怎麼也沒有休息”。

    琴清回過神道:“寶兒,娘睡不著,出來走走,想不到聽見你有感而發的詩”。

    “別涼了,我扶你進屋休息吧。”

    項羽上前扶著琴清,琴清忽地渾身一顫,說道:“寶兒,不用了,我自己可以。”

    “沒關系了,我扶你進去吧。”

    項羽微微用力,扶住琴清往臥室而去,一股男人特有的氣息刺激著琴清,琴清雙目微閉,半靠在項羽的懷中,任由他扶著。

    進入臥室,項羽還扶著琴清,怕一不小心,破壞這絢麗的情景。

    琴清半挺的乳房靠在項羽身上,一絲絲清香飄往項羽的鼻孔裡,項羽不自覺的沉靜在這如癡如醉中,半靠在項羽身上的琴清,臉上一片嬌羞。

    項羽目不轉睛的望著琴清。

    腦中出現天人交戰的畫面。

    好,就這樣,下定決心的項羽把臉湊向琴清,道: “你真美,娘”琴清猛地一驚,回過神來,離開項羽的懷裡,嬌羞的臉上,出現淡淡紅暈,輕聲對項羽道:“別貧嘴了,你也早點去休息吧。”

    項羽不出聲響地走近琴清,一把摟住她,開始在琴清身上不停的撫摸起來,琴清不停掙扎,雙峰在項羽身上不斷磨擦,這反而增加了項羽的欲火。

    “娘,你實在是太美了,你就從了我吧!” “不行啊,救命啊”。

    “娘,沒有用的,不會有人聽見的,你就給我吧”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。

    琴清拼命掙扎,可是有用嗎?項羽左手緊緊摟住琴清,嘴巴開始在琴清的玉唇上親吻,右手輕輕在琴清的左乳房上扶摸著。

    女人天生體力的限制,使琴清掙扎漸漸變軟,項羽這是時心中暗喜,加快了攻勢。

    琴清頓覺一種曠日已久的滋味湧上心田,是那麼的動人心際。

    照理說一向清純,高貴的清琴不該就這樣被挑動起春心,但久已寂寞的她如何再能承受項羽高操的挑逗呢?原來項少龍隱居以後,為應付眾姐妹,體力日漸下漸,加上時空機器的後遺症,使他在三年前,再也無法滿足眾姐妹,於是就幾乎沒有和她們再合歡。

    30幾的琴清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齡,且已嘗過那欲仙欲死的滋味,叫她如何能完定平靜心中欲火呢?琴清忽覺胸口一涼,項羽一支大手已按在她那嬌羞可愛的小櫻桃上面,不停的揉捏著。

    從敏感地帶玉乳尖上傳來的異樣感覺弄得琴清渾身如被蟲噬。

    芳心不覺又感到羞澀和令人羞愧萬分的莫名的刺激。

    琴清雙手無力的捶打著項羽,嘴上卻嬌艷的泣道:“唔……唔……放開我,寶兒,不行啊,不能這樣啊”。

    項羽沒有說話,低頭含住了那嬌艷欲滴的櫻桃。

   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琴清輕聲哼出。

    項羽手往下滑,滑進了琴清的桃源重地,用力的玩弄著琴清那已濕潤的小穴。

    “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啊……放開我……寶兒……唔……”從花心深處傳來的美妙感覺直擊琴清,弄得琴清全身發軟,玉臉嬌紅,雙目射出一道含情默默、嬌羞任處的光芒,身體自然的任項羽摟著,雙手緩緩放下,靠在了項羽的腰上。

    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”琴清一聲誘人的嬌哼。

    原來,項羽的手指在經過幾番尋幽探勝後,按在了她那敏感嬌嫩的陰核上。

    一陣揉捏,弄得琴清完全拋開了尊嚴,拋開了人論理教,盡情的發出扣人心弦的浪吟聲。

    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嗯……”項羽面對如此動人的美女,又是她娘,一種莫名的刺激讓他飛快的褪去了琴清所有的衣裳。

    如玉般潔白無瑕的玉體又一次呈現在項羽面前。

    項羽馬不停蹄的快速脫光自己的衣物,一把抱起正萬分嬌羞的琴清,放到了床上。

    項羽伏在琴清身上,吻住了琴清那火熱的玉唇,不斷的吸吮著,琴清也環抱雙手,摟住項羽,回應著項羽的熱吻。

    嬌小的銀鼻輕哼不斷。

    “唔……唔……”項羽再也忍不住了,雙手輕分琴清那玉腿,舉起那蟒蛇般的巨槍,緩緩的插入了琴清的小穴。

    “嗯……嗯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一道力量直刺入琴清心房,久違的歡樂使她發出愉悅的浪叫聲。

    她的粉臀向上不斷的迎合著我的插送。

    “蔔滋!蔔滋!”插穴聲綿綿不絕。

    “嗯……唔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寶……寶兒……我……我好痛……好痛快喔……啊……。”

    琴清不停的扭動著屁股,嬌喘噓噓的淫泣著。

    “娘,舒服吧,還有更美的呢!”項羽,抓住琴清的雙腿,放在肩上,然後瘋狂得如狂風暴雨一般的,猛插琴清的小穴。

    琴清頭不停的搖著,張著小口,發出最美妙動聽的聲音。

    “好……好寶兒……舒……舒服極了……唔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實在是……是……太美……太美了……啊!”琴清呼吸急促,嬌喘呼呼,淫浪得媚趣模生。

    項羽心中大樂,施展渾身絕技,要讓琴清心服口服的臣伏於性愛交歡之中。

    項羽提氣猛吸,提氣插花,有時一沾即起,有時又直抵花心,有時是輕抽緩插,有時狂風驟雨,瘋狂至極!一會兒山搖地轉,喘呼聲,嬌淫聲,床鋪顫動聲響成一片。

    項羽一面猛插,一面說道:“娘,美吧,兒插得你舒服吧!”“唔……唔……寶兒……我……我的好……好寶兒……你太利害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。

    這時的琴清已春潮泛濫,媚眼如絲,嬌艷得如桃花盛開,一面猛擺柳腰,斷斷續續的嬌哼著。

    “啊……寶兒……使……使勁地插……插吧……把……把我……插……插死吧……唷……唷……唷……美……美妙啊……好寶兒……再用力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啊唷……好深……好美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插死了……插死了……哎……寶……寶兒……你真棒……啊……噢……噢……真好啊……啊……。”

    項羽不停的干,插得琴清腰桿猛曲,穴兒將雞巴咬得死緊。

    “啊……啊……好美……呀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。

    “好……好兒子……舒……舒服極了……唔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實在是……是……太美……太美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哎……哎……哎……”琴清狂亂地嬌啼狂喘,一張鮮紅柔美的櫻桃小嘴急促地呼吸著。

    “啊……嗯……唔……不行了啊……唔……。”

    琴清發出喜極的泣聲。

    琴清的玉穴突然一陣收縮,吸吮著項羽的肉棒。

    一股陰精直澆在肉棒上,項羽忽覺一顫,感覺有點不對勁,忙肉棒緊抵花心,盡力旋轉磨擦,一陣酥麻的感覺直湧而來,再也忍不住了,不由打了個冷顫,緊接著射出了精水.

    Copyright @ 2016-2017  AV可乐骚碰人人草在线视频,人人看人人 摸人人碰,人人日青青草在线视频骚碰人人草在线视频,人人看人人 摸人人碰,人人日青青草在线视频-百度 知道 权所。

    广告合作:wangzi8881@outlook.com